体育网-西安双益管道疏通安装有限公司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体育文化

新时期对竞技体育文化反思doc

  新时期对竞技体育文化反思,竞技体育文化的特征,竞技体育文化,森景文化竞技体育,竞技体育文化特征,竞技体育,新浪竞技体育,新浪体育竞技风暴,体育竞技小说,体育竞技类小说  新时期对竞技体育的文化反思 ——赛文化辨析与练文化建构 霍 子 文 刘 坚2 赵映辉3 张戈4 (1.西北农林科技大学体育部,陕西,杨凌,712100;2.云南师范大学体育学院,云南,昆明,650222; 3.西安体育学院,陕西,西安,710068; 4.北京大学体育教研部,北京,100871) 摘要:根据新时期对竞技体育进行文化反思

  新时期对竞技体育文化反思,竞技体育文化的特征,竞技体育文化,森景文化竞技体育,竞技体育文化特征,竞技体育,新浪竞技体育,新浪体育竞技风暴,体育竞技小说,体育竞技类小说

  新时期对竞技体育的文化反思 ——赛文化辨析与练文化建构 霍 子 文 刘 坚2 赵映辉3 张戈4 (1.西北农林科技大学体育部,陕西,杨凌,712100;2.云南师范大学体育学院,云南,昆明,650222; 3.西安体育学院,陕西,西安,710068; 4.北京大学体育教研部,北京,100871) 摘要:根据新时期对竞技体育进行文化反思的需要,以文化哲学范式为指导,参照竞赛与训练的关系属性,将竞技体育文化分为赛文化和练文化两个主要部分,前者从空间行为图景和历史流变特征角度进行了价值取向辨析,后者从训练实践特殊性角度进行了内容过程建构。 关键词: 文化哲学范式;赛文化;练文化;辨析;建构 中图分类号:G80 新时期里,竞技体育要实现由体育大国向体育强国迈进,需要直面以下三个问题,其一,随着中国大国地位逐步确立,后奥运时代乃至后工业社会,竞技体育如何从单纯“为国争光”的层面上升到“展示大国气派、宣扬民族风采”的高度?其二,如何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为导向,与全民健身浪潮相呼应,同市场经济、社会生活取得更加实质、广泛、良性的互动?其三,如何进一步防止和处置竞技体育的异化问题?依本研究看法,上述问题的解决首先有赖于深刻的文化思考,意即从人类社会实践立场发轫,追问竞技体育在精神层面的价值本然,进而带动竞技体育在制度、器物层面的可持续发展。 1 反思的哲学基石——文化哲学范式 文化哲学是关于各种文化现象内在文化精神和文化模式的理性反思,它围绕着哲学中的一对基本范畴——“实践与理论”而展开讨论,从而形成了与理论哲学范式相区别、相对照的另一种基本哲学范式;理论哲学范式则是追求普遍性知识的、思辨的哲学范式。显而易见,人类的实践活动及其对象化成果的世界正是一个文化世界,它需要我们具有不同于自然科学的独特的人文慧眼去加以洞察,因此说,文化哲学范式的意义并非只是在普遍化的抽象理论体系之外为人的文化现象争得一点地位和空间,而是要使关于人的存在的理解从根本上摆脱“自然科学化”的视野,为人的存在和生活世界保留特殊的可能性空间。[1]当然,此时此刻还必须旗帜鲜明地指出问题的另一面,即,文化哲学要否定的并非是自然世界的客观规律性,它只不过反对那种吞噬一切差异和多样性的普遍性和必然性思维。实际上,两种哲学范式之间 “二元对立”的消解最终还得依靠“自然律法与人的自由选择”之间的相互关照,正如汤因比所言,“人不仅生存在一种法则的支配之下,而且生存在两种法则的支配之下”[2] 。 后奥运时代,对于竞技体育的文化审视,也应当强调在尊重事物发展客观规律的前提下,充分挖掘竞技体育实践的选择意义、文化价值以及对人的终极关怀。 2 研究路径 在具体反思过程中,鉴于竞技体育文化内涵的复杂广博性,为寻求一条清晰简洁的研究路线,本研究将依据训练与参赛目标的导向和控制原理[3]探讨竞技体育文化,即参照竞赛和训练之间目标与过程的关系属性(赛什么,练什么),分别考察上述两文化实践部分,前者谓之为赛文化,重点进行目标和价值辨析,后者谓之为练文化,重点进行内容和过程建构。 辨析赛文化时,依据辩证唯物史观所倡导的逻辑和历史统一性原则[4],将赛文化相对稳定的行为图景和渐进形成的历史文化特征逐一阐明,在此基础上加以集中表述。另外,辨析将以奥运文化作为研究载体。理由如下:(一)奥林匹克在全世界范围内的蓬勃发展、竞技水准和人文价值的高超示范作用、新闻媒体的广泛宣传以及社会大众的普遍关注唯其他类型体育运动马首是瞻;(二)在复兴奥林匹克运动之初,顾拜旦就提出了将体育运动与文化和艺术相结合,其博大的文化意蕴贴切地反映出赛文化的本质内涵。 建构练文化时,依据“文化研究总是针对特殊社会、历史和物质条件来进行理论运作,它的理论总是努力结合现实的社会政治问题和日常生活”的科学论断[5],强调文化与体育具体行业或学科的结合,希冀通过凸显行业或学科的具体特征来凝聚练文化的研究特。 3 赛文化辨析 3.1 赛文化的一般表现形式 在共时态上,现代奥运会因为共同遵守的《奥林匹克宪章》、共同拟定的公平竞赛原则、共同适用的竞赛组织形式而具有了相对清晰独立、具体规范的行为图景,归根到底就是一类以竞技比赛为主要内容、以集中公开展示为组织形式的社会实践活动。这种展示形式是现代奥林匹克同社会取得互动的最一般途径,她与其他文化展示形式(例如,春晚、好莱坞电影节等)相类似,实则提供给人们一个“大场面”, 在这种“大场面”里,无论运动员的技艺比拼和风采展示,还是观看者的欣赏体验和情绪宣泄,均由于身临其境的情感聚集和游戏状态而获得一种日常生活难以体味的美好享受,因此说,展示形式本身就具有相当程度存在价值。另外,竞技比赛的内容也必须符合人类的价值标准和满足大众的审美需求,换言之,比赛除了力求精彩激烈以外,还需要费厄泼赖、运动家风度、团队精神等一系列内在的东西去支撑竞技运动本身和教育、感染运动员以及社会大众。 3.2 赛文化的历史流变特征 在历时态上,通过比较古、现代奥运之间的文化差异,认为现代奥运随人类历史变迁发生了以下三方面深刻转型:(1)与古奥运相比,现代奥运同外部世界的联系呈现出全方位接触、相互扶持的显著特征。根据全球知名媒介和资讯机构尼尔森在全球37个国家和地区所收集的数据表明,北京奥运会的电视观众达到了47亿人次,约占全球人口的70%。[6]如此宏大的规模必然导致现代奥运会演变成为一个极其复杂开放的巨系统,任何个人、组织臆想凭一己之力完成它都将事与愿违。萨马兰奇敏锐地看到了这一点,正是在他的领导下,国际奥委会成了比联合国成员还多的世界大家庭。[7]与此同时,外部世界也逐渐认识到奥林匹克在处理世俗问题和实现利益诉求方面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从而最终形成了奥运会与外部世界普遍的、实质的联系。正是在这种漫长曲折中,奥林匹克才趋向今日多元文化兼收并蓄、适度许可功利取向、同世俗社会理性博弈的欣荣局面。(2)与古奥运相比,现代奥运更强调人与自然的和谐。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其一,作为一个文化整体,现代奥运在同外部世界的互动过程中坚定奉行人与自然的和谐之道。例如,1996年7月1日生效的《奥林匹克宪章》将保护环境列入国际奥委会的任务之一:“国际奥委会认为举办奥运会应当显示对环境问题的关心,并在其活动中采取体现这种关心的措施,教育与奥林匹克运动有关的各方理解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性”;[7]其二,在竞技比赛中,规定运动员须以正当的手段来追求“更高、更快、更强”,这就意味着,运动员在保有“更高、更快、更强地对抗自然”权利的同时,还必须以“正当的手段”谋求精神与肉体间的生态平衡,比如说,现代奥运会能够接受蓝跑道、超轻量跑鞋、合理身体接触等技术手段,但决不允许兴奋剂、基因运动员、球场暴力等摧残身心、有悖伦理的异化行为,因为后者在本质上已背离了人的主体实践精神。(3)现代奥运竞技越来越彰显着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问题。古希腊奥运会上的竞技项目基本上属于体能类,其历史文化内涵就是“更高、更快、更强地与自然拼争”。而现代奥运则基于竞技项目的极大丰富显示出许多新意,比如说,隔网对抗类项目(例如,乒乓球、羽毛球等)可使人联想到“人与人之间既竞争又合作、既自由表现又遵守规则”的人际交往图景;同场对抗类项目(例如,篮排足等)则旨在映射“个体与集体互为因果、个性独立与集体依存相得益彰”的现实生活画卷;而在表现难美类项目中,艺术体操、花样游泳等则一如顾拜旦所期望的那样,是“体育运动与文化艺术的结合、竞技运动与戏剧舞蹈的结合”。 透过奥运流变三特征:与外部世界的相互作用特性、人与自然的共生特性、人与人的关系特性,可以得出一个基本推断,即在辨析赛文化时,必须考虑古、现代竞技间差异的本质——和谐包容,也即必须讨论“和谐包容”对现代竞技理念所具有的普适的调节作用。由此出发,本研究认为,人们在探讨竞技文化范畴时所持有的各种观点其实都没有错,只不过在加入“普适的和谐包容”之前,诸多观点因为欠缺统一的内在逻辑而显得太过分散,因而说,加入“普适的和谐包容”,就等于找到了内在统一的逻辑表达方式。 3.3 赛文化的集中表述 结合赛文化在共时态上的一般表现形式和历时态上的流变特征,赛文化或可集中表述为:人们在以竞技比赛为主要内容,以集中公开展示为最一般社会互动途径的实践活动中,历史地凝结成的稳定的生存和活动方式以及所创造的物质与精神财富的总和。其中,“正当参与、公平竞争”是基本行为准则、“更高、更快、更强”是直观奋斗目标、“和谐包容”是普适调节手段、“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和社会的文明进步”是终极人文理想。 4 练文化建构 4.1 练文化的操作定义与总体把握 定义练文化需遵循下面三条原则:①务求与赛文化在内涵上一脉相传、相辅相成;②务求涵盖运动训练实践全貌;③务求反映运动训练理论与实践发展的时代精神。另外,通过参考众多学者关于文化、体育、竞技体育、体育文化等专业术语的概念解释 [8-16],尝试定义如下:练文化系指在以成功参赛为直接目标、以提高竞技体育修养为发展目标的运动训练活动中,通过运动员与教练员合目的性与合规律性的实践与创造,历史地凝结成的稳定的运动训练普遍过程的组织实施方式、运动专项制胜规律的发掘方式以及运动员竞技能力提高并个体全面发展的培养方式,以及所创造的物质与精神财富总和。 由上述操作定义可知,对于练文化的认识不能仅停留在运动训练实践之外通过合理安排一般形式文化学习继而有助于运动员社会性、文化性改造的表浅规格上,或者仅止于通过科学研究、传统文化教育方式反哺运动训练活动的泛泛层面上[17,18];实际上,一个更有价值的认识是,将其解读为升腾于运动训练实践内在“器质”里以及训练者的思想、行动中,并且兼具反身向内性(之于训练、训练者本身的创新意义)和反身向外性(之于人类社会的思想贡献)的“文化精灵”,简言之,它和其他所有文化形式一样,既是“化人”,也是“人化”。唯有如此,运动训练才不会因为完全受制于“冰冷”的运动训练规律而走向“技术异化”,或者被所谓传统的模式力量所蒙昧而丧失训练者的主体地位和实践创造力。 4.2 练文化理论模型建构 根据图1所示,练文化理论模型由“运动训练通常过程的组织实施”、“运动专项制胜规律的发掘”、“运动员竞技能力提高并个体全面发展”三个子系统组成,每个子系统又分别包括两个部分。以下依次加以辨析。 4.2.1 运动训练通常过程的组织实施 系指所有运动训练活动普遍具有的过程与方式,它主要涉及“运动员、教练员、管理者的主体性与社会性的辩证统一问题”以及“运动训练理论与实践的相互促进问题”,前者可视为“人的问题”,后者可视为“事的问题”。 图 1 在处理人的问题时,要求我们必须抱持历史、客观、辨证的态度来对待个体的主体自由以及妥善协调三者之间的关系,换言之,任何涉及训练者的问题,都应本着既敦促个体及团队尽职、尽责、尽能,又有利于主体意志自由发展的原则予以对待。譬如说,运动训练管理者原则性与人文性的结合;教练员执教权威性与艺术性的融合;运动员能动发展和服从集体的统一等等。然而,在现实当中,处理此类问题却往往是“说说容易,做起来很难”,究其原因就在于人的主体性与社会性的出发点差异,以及人与生俱来的复杂性和摇摆性使然。例如,管理者总是希望被管理者能够服从大局,教练员也总是希望运动员能够体谅自己的良苦用心,运动员则又总是希望受到理解尊重;另外,即使各方能够本着相互体谅的原则加强沟通协调,但在实际情景中容忍彼此差异的程度也不一定能够达到“周全处置”所需要的宽度。对此,我们不能仅凭一句“任何事情都无法令所有人满意”的世俗言论搪塞了事。诚然,现实当中处处存在着不圆满,但这并非可以成为研究者绕行的理由,作为“有线]的研究者,就是要在不可能中寻觅到可能之道,或者至少是提供一个能够帮助人们找到可能之道的建设性方案。或许此时从冯契的“智慧说”中可以领悟到某些有助于本研究思想前行的东西。 依冯契的看法,在“转识成智”的过程里,作为知识的主体 认识世界的主体 和道德的主体 认识自己的主体 是同一的,也即人在实践基础上认识世界与认识自己的交互作用,又即广义认识论提倡的认识论、方法论、价值论的统一。所以说,“涵养须用敬,进学在致知”,前者属于道德修养的问题,后者属于知识学问的问题,学以进德;同时,作为主体的“我”必须达到“与道同体”的境地(注:“道”系指天道、人道、认识过程之道),超越这个作为主体的“我”,才能“以道观之”(也即转识成智),而方法只能是在实践基础上经过凝道而成德、显性以弘道,达到转识成智,造就自由的德性。具体到本研究所指“人的问题”上讲,一方面,运动员、教练员、管理者应不断地“于现实中自证其德性”,因为“我”是意识主体,具有用意识之光反观自我的能力。但须注意,自证是主体的一种自觉活动,它并非可以随意地、经常地发生,而是要经历一个锻炼、修养的过程,并且这种锻炼和修养的首要原则就是“有真诚”,因为真正的德性都出自真诚,并最后复归于真诚。而要保持和发扬真诚的德性,就必须警惕和防止异化现象,同时,为了锻炼和培养真诚的理性精神,还需要努力学习,积极提高自己的学识和修养,并且努力实行忠恕之道,在社会交往中正确处理群己关系,自尊尊他,真诚地推己及人,与人为善;另一方面,个性的形成还需要有既尊重个体、个体又能自重的真正集体, 只有在民主和谐的集体的帮助下, 才能形成有个性的自由人格。虽然意识者是一个个的主体, 各具独立性,能够通过反思自证其德性, 但只有在参与社会群体的运动中才能意识到自我的主体性, 才能产生自我意识,并且这种意识不是抽象的一般, 而是具体的充满矛盾的, 内在于无数个体之中,通过个性的演变而发展的。[19-23] 至于“事的问题”,首先必须讲清楚了实践与理论的关系。王向清等认为,“以得自所与 感觉经验 的概念、理论反过来规范、整理所与 感觉经验 ,使本然界化为事实界 被认识的本然界 。人类的认识就在于不断化本然界为事实界,然后以这种认识指导实践活动。但人们的思维又通常不限于事实界而指向可能界。可能界以事实界为根据,又具有多样性。不同的可能因人的不同认识具有不同的意义。现实的可能与人的需要相结合,便构成了目的;人们以合理的目的来指导行为,改造自然,使自然人化,从而创造价值。这样,可能界转化为价值界。因而人的本质的过程又是本然界与事实界、可能界与价值界的统一”。[19]因此说,在具体的运动训练活动中,不钻研科学技术、不讲究客观规律是不行的,同样,不联系训练实践、不审问主体目的也是不对的。然而要想真正做到合规律性与合目的性的统一却又并非易事,这就涉及到如何对待科学与文化两种范式的辩证关系问题。对此,列宁曾说:“多样性不但不会破坏在主要的、根本的、本质的问题上的统一, 反而会保证这种统一”。 [24]其言下之意在于,虽然直觉上客观规律强调形上层面的一般性、普遍性、本质性,而主体实践强调不同感受的特殊性、多样性、存在性,两者之间似乎形同陌路,但实际上一般和普遍的东西却并非以绝对事物的面貌或纯粹的形式表现出来, 而是以极其错综复杂、多种多样的具体方式表现出来;反过来,一切个别情况即使再特殊也从根本上无法超越历史、客观的规律定然,也只不过是为客观规律的必然丰富与发展一次次提供素材而已。明白这个道理至关重要,它有助于我们在具体的运动训练实践中真正做到既解放思想,又心中有数。 其次,必须阐明实践与理论的相互促进方式。实际上,所谓的相互促进也就是辨证综合,就是抽象同具体在逻辑与历史层面上的统一运动。按照冯契的说法,“通过理论上的‘一致而百虑’和实践上的‘同归而殊途’的反复,真理的辨证发展便表现为从具体到抽象、从抽象再上升到具体的辨证运动”。 [19-23]比如说,在运动训练领域内,要求研究者们始终秉持“从实践中来,到实践中去”的真理态度,而实践者们则须勤于、善于观察与总结训练实际,通过“想练结合”成就真正有价值的经验,即理性的直觉,也即通过认识过程连续性的中断而达到“忽而有之”的顿然了悟与豁然开朗。[19-23] 4.2.2 运动专项制胜规律的发掘 由“不同项目制胜规律的文化审视”以及“‘共性中求进步,差异中求超越’的制胜规律发掘方式”两个部分组成。因为竞赛过程的本质就是一个“制胜”的过程,[25]所以具体的辨析首先应从“制胜的本质”切入。依《运动训练学》的观点,“要制胜,就必须遵循制胜规律。所谓制胜规律,是指在竞赛规则的限定内,教练员、运动员在竞赛中战胜对手、争取优异运动成绩所必须遵循的客观规律”。 [25]然而,在笔者看来,此一说法值得商榷。因为“在竞赛中制胜”需要遵循的东西有很多,其中既包括竞赛双方业已发现并同时遵循的、基本的、共性的客观规律,也包括竞赛一方率先发现和使用、而对手无从知晓的新的客观规律,还包括竞赛一方创造发明的、只适用于本方的具体制胜方法类(例如,运动器材的发明、新战术的使用、新技术的创造等)。请注意:“方法类”并非只是以符合客观规律的面貌出现,有时人的主体创造和奇思妙想亦可“杀敌千里”;此外,从竞技项目角度来看,则既包括一般训练理论所阐明的客观规律,也包括项群训练理论所阐明的客观规律,还包括专项训练理论所阐明的客观规律。如果上述解释成立的话,则制胜规律可理解为“一切需要遵循的东西”,这显然存在问题。 那么,“制胜本质”到底是什么呢?依本研究看法,主要包括三条:其一,任何竞技体育活动都是以具体运动项目为基本载体并最终指向专项运动实践的,因此说,主要的“制胜过程”都应该紧密结合竞技专项予以实施,从这个角度讲,或许将“制胜规律”修改为“专项制胜规律”更能表情达意;其二,“制胜的过程”是一个否定之否定的辨证发展过程,换言之,任何制胜规律的发现以及制胜方法类的创新都是一个永无止境的、此消彼长的、你方唱罢我登场的探索与实践过程。比如说,今天你凭借某一最新发现或独特创造在比赛中赢了我,明天这一切将可能因为无孔不入的信息交流不再成为你的“制胜法宝”,而我则通过更新的发现与创造赢了你;其三,所谓“制胜”,亦可理解为“人无我有、人有我新、人新我变”的求差异过程,而差异原本就是实践主体的文化多样性与自由选择意义在竞技比赛中的最生动体现。因此说,制胜的实质就应该是一个基于主体与实践的文化创造过程。正如所指出的那样,“体现时代性,把握规律性,富于创造性”。 田麦久认为,“经典的项群训练理论建立起了三个主要的分类体系,而实际上应该认识到,项群体系的划分从理论上来讲是有着无穷个的,所以在我们的研究过程当中,完全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建立新的项群体系,进行相应的研究”,[26]所以不妨以文化内涵作为分类标准重新诠释各项群。所谓“竞技项目的文化内涵”系指某个竞技项目所具有的文化多样性或者主体自由选择空间的大或者小,大则认为该项目的文化内涵大,反之则认为是小。为了直观起见,本研究将此一分类标准解析为三部分:竞技风格、自由创造和博弈空间。比如说,世界篮球风格可以分为希腊式的整体细腻、西班牙的骑士风范、潘帕斯高原的自由飘逸(阿根廷)以及美国式英雄主义等几类,由之我们认为篮球项目的文化内涵很丰富;而艺术体操、跳水等项目则由于在技巧的构思与执行中处处体现着人的自由选择和主体创造,亦可归类于文化内涵丰富;再有,所有对抗性项目(篮球、乒乓球、拳击等)皆由于复杂对抗的制胜特征被认为具有广阔的博弈空间,同样可归属于文化内涵丰富。相比之下,体能类和单一动作结构类项目(如,100米、射箭等)则因为主要以地域学、遗传学、训练学等客观文化因素予以归类而表现出项目的文化内涵不够丰富(注:项目内涵不丰富并不代表参加此类项目的竞技主体及其实践活动的文化内涵不丰富,因为任何竞技体育活动都是具有深刻文化内涵的人类实践活动)。通过表1可以更全面的说明问题。 表一 竞技项目制胜形式(特征)的文化内涵分类体系表 项 群 制胜形式(特征) 竞技风格 自由创造 博弈空间 文化内涵(∑) 体能主导类 体能强、单一动作结构精细化 小 小 小 小 技能表现准确性 单一动作结构稳定、心理素质过硬 小 小 小 小 技能表现难美性 多元动作结构的难、新、稳、美 大 大 中 中 技能同场对抗性 复杂对抗制胜 大 大 大 大 技能隔网对抗性 复杂对抗制胜 大 大 大 大 技能格斗对抗性 复杂对抗制胜 大 大 大 大 至于“‘共性中求进步,差异中求超越’的制胜规律发掘方式”,我们可以从竞技运动本质规律同制胜规律之间的辨证关系角度对此一问题做出诠释。所谓本质规律,即指基本的、共性的、普遍的规律,而制胜规律可理解为求差异。具体来讲,首先,如前所述,“制胜的过程”是一个否定之否定的辨证发展过程,当某一“制胜法宝”为竞技各方所接纳、了解和使用,则此“法宝”中的某些规律性东西就会转化为本质规律部分,在这个过程中,后来者通过学习和借鉴从而达到“共性中求进步”的效果。比如说,当孟菲斯大学篮球队凭借“跑轰”战术在美国NCAA联赛中取得空前胜利后,这种打法便迅速在全球范围内风靡起来。在此过程中,“跑轰”战术所反映出来的“快速与稳定的平衡关系”完全可以作为规律性的东西进入本质规律范畴从而修正以往“快则不稳,稳则不快”的认识悖论,而具体的形式与打法则随着人们主观认识的深入和实践的发展予以扬弃,可以想象,在不远的将来肯定有更加先进的快速型打法出现;其次,差异转化为共性也是相对的,并非任何差异都可以转化为共性物质。比如说,虽然在国际篮球竞技运动中,各种新战术、新技术、新的训练方法可以相互借鉴、相互融合,但独特的篮球风格却是相对稳定的东西,这些深埋于民族文化骨血中的特异性物质,往往很难被其他风格所理解和接受。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国篮球聘请外教应该属于“共性中求进步”,而要想“脱胎换骨求超越”,就必须塑造自己独特的篮球哲学或风格;再者,从一定程度上讲,没有任何一方可以百分百地把握所有已经为人们所认识的本质规律,所以说“共性中求进步”是一个无限过程,其原因就在于主体在主、客观方面存在着各种局限性,有些优点是别人无法企及的,但同时有些缺点也是自身难以克服的,世界因此永远不会有“超人”。 也基于此,“差异中求超越”就具备了方法论价值,在求共性中呈现出的某些优缺点恰恰就是主体求差异的逻辑起点,诚所谓“扬长克短、避实就虚”。任何竞技一方由于自身在地域性、遗传性、社会性、文化性等方面的差异总是具备这样那样的优缺点,因此说,为了制胜,竞技各方就必须努力塑造自身的竞技特长和风格。竞技能力结构的“双子模型”(田麦久)[26]大概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4.2.3 运动员竞技能力提高并个体全面发展 包括“运动训练的基本功能”和“实践与教育的养成作用”两部分,前者属于《运动训练学》教材基本论述范畴,对此不再赘言,这里重点论述后一部分。实际上,“实践与教育的养成作用”就是如何看待“运动训练发展目标——竞技体育修养”的问题。马特维耶夫曾说,“在竞技运动训练中, 一般的培养目标是根据竞技活动的特点具体化的, 因此目标与运动成绩定向建立了直接联系。在达到这些目标的道路上总是应当追求更重要、更深层的目标, 也就是通过达到优异的运动成绩发展运动员的精神能力和身体能力, 促进自我证实和形成多方面完善的个性。”[27] 由此可见,本文将“竞技体育修养”确立为运动训练的发展目标旨在发出这样的呐喊:运动员个体的全面发展不能简单采取脱离运动训练实践的模式,相反地,只有在重视运动训练实践特有的养成作用的同时融入一般文化教育方式,才能真正达到“运动员成功参赛并促进个体全面发展”的理想高度!通过图2、3可以更直观地说明这个问题。 根据图2所示,一般形式文化教育的目的是促进运动员全面发展,而运动训练的目的是夺取锦标,虽然“一般形式文化教育”也有从外部向运动训练过程渗透的迹象(虚线箭头),但从整体上看,两种培养方式之间并没有发生本质联系,两种培养结果之间也呈现着平行不交的态势。 图 2 图 3 而据图3所示,则把“发展竞技体育修养”规定为中介物后,在保有图2三条常规路线(虚线箭头)的同时,还产生了四条新的路线: A: 一般形式文化教育→发展竞技体育修养→夺取锦标(如,德行好,水平高); B: 运动训练→发展竞技体育修养→运动员全面发展(即,运动训练也是一种教育方式); C: 发展竞技体育修养→夺取锦标→运动员全面发展(即,运动员在漫长艰苦的训练实践中,通过日积月累形成的关于所从事事业的认知、情感、意志、品行等的综合实在物,其作用旨在帮助运动员在夺取锦标的征程中同步得到全面发展); D: 发展竞技体育修养→运动员全面发展→夺取锦标(即,运动员通过潜移默化形成的对世界、他人、自己的‘真、善、美’的理解程度,其用意在于指引运动员无论经历成功或失败都始终坚持‘更高、更快、更强’的竞技体育理想信念)。 综上所述,正是由于加入了“提高竞技体育修养”这一发展目标,图3所示诸要素才得以各司其位、互为支撑,共同构建出一种崭新的、系统的运动训练实践模式;也基于此,运动训练活动才得以从自在过程发展到自为过程,从单纯的“刻苦训练,成功参赛”升华为内涵丰富的“通过刻苦训练、成功参赛促进个体全面发展,反过来通过个体全面发展推动刻苦训练、成功参赛”的人类实践活动。在此,为了加强对“竞技体育修养”的直观理解,还可以打一个形象的比喻:诚如医生以悬壶之德立世,老师以蜡烛精神止于至善一样,运动员当然也应该有属于自己的精神品味,这就是“竞技体育修养”。 5 结束语 无论赛文化辨析,还是练文化建构,落脚点仍在于对人的主体地位、实践精神、创造能力的尊重与推崇。实际上,随着竞技体育理论与实践的发展,竞技体育领域也必然如同其他一切实践领域一样,需要面对“科学与文化贯通融合”的重大课题,在此问题上的关键突破将有助于竞技体育事业阔步向前。因为纵观人类社会的发展历程,可以得出一个基本结论,即科学与文化之间本来就是辨证统一的关系,一方面的进步总是能够给另一方面的发展提供理性参照物和创造更大的可能性空间。由此断言,新时期对竞技体育的文化反思,不仅有助于人们深刻彻底地回归到具体、丰富、个别的文化实践活动,同时也有助于竞技体育事业发展的突破性提高。 参考文献 [1] 衣俊卿. 文化哲学[M]. 昆明:云南人民出版社,2001. [2] 汤因比. 历史研究,下卷[M].上 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7:365. [3] 体育院校通用教材. 运动训练学[M]. 北京:人民体育出版社,2000. [4] 朱德生. 读冯契《智慧说三篇》有感[J]. 哲学研究,1997, 5 :77-81. [5] 林 坚. 文化学研究的状况和构架[J]. 人文杂志,2007, 3 :86-93. [6] 陆文军. 北京奥运会全球观众达47亿人创历届收视纪录[EB/OL]. /c/2008/09/05/1587473.htm, 2008-9-5. [7] 孙葆丽. 奥林匹克运动人文价值的历史流变[D]. 北京:北京体育大学,2005. [8] Kroeber AL,Clyde Kluckhohn. Culture:A Critical Review of Definitions [M]. Paper of the Peabody Museum of American Archaeology and Ethnology,Vol.47,1952. [9]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3卷[M]. 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24. [10] 董 杰. 对近25年来中外体育概念研究的比较[J]. 体育与科学,2001, 2 :31-35. [11] 吴光远. 也谈体育的定义[J]. 体育文化导刊,2003, 7 :22-23. [12] 郭永波. 篮球文化的理论框架构建[D]. 北京:北京体育大学,2004. [13] 赵 军. 百家界说体育文化[J]. 山西师大体育学院学报,2004, 2 :13-15. [14] 易剑东. 体育文化学[M]. 北京:北京体育大学出版社,2006. [15] 任莲香. 体育文化论纲[J]. 体育文化导刊,2003, 3 :30-31. [16] 体育院校通用教材. 运动训练学[M]. 北京:人民体育出版社,2000:6. [17] 倪金福. 论现代运动训练原则中的人文特性[J]. 体育科学研究,2003, 3 :63-66. [18] 周庆功. 论运动训练各环节的文化张力[J]. 体育文化导刊,2007, 12 :53-56. [19] 王向清,李伏清. 冯契对人的本质的新见解[J]. 哲学研究,2004, 12 :33-38. [20] 冯 契. 智慧的探索[M]. 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1994. [21] 藏 宏. 谈冯契对中国传统哲学价值的认识[J]. 哲学研究,2004, 8 :24-31. [22] 汤一介. 读冯契同志《 导论》[J]. 学术月刊,1995, 6 :30-33. [23] 陈晓龙. 转识成智—冯契对时代问题的哲学沉思[J]. 哲学研究,1999, 2 :14-22. [24] 列宁选集,第43卷[M]. 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370. [25] 体育院校通用教材. 运动训练学[M]. 北京:人民体育出版社,2000:289-290. [26] 田麦久. 我国运动训练学理论体系的新发展[J]. 北京体育大学学报,2003, 2 :145-148. [27] 马特维耶夫, 姚颂平译. 竞技运动理论[M].上海: 华东理工大学出版社, 1997. The Culture Reconsideration of Sports in the New Age ——The Analysis of Athletic Competition Culture and Establishment of Athletic Training Culture HUO Zi-Wen1 LIU Jian2 ZHAO Ying-Hui3 ZHANG Ge4 1. P.E. Department, Northwest Scientific University of Agriculture &. Forestry, Yangling, Shanxi, 712100; 2. P.E. College, Yunnan Normal University, Kunming, Yunnan, 650222; 3. Xi’an Institute of Physical Education, Xi’an, Shanxi, 710068; 4. P.E. Department, Peking University, 100871 Abstract: For the reason of reconsideration on sports in the way of culture philosophy paradigm during the new age, sports culture is divided into athletic competition culture and athletic training culture according to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athletic competition and athletic training. The former part is analyzed from the angle of action system and historical changes, while the latter part being established from the angle of athletic training specialty. Key words: culture philosophy paradigm; athletic competition culture; athletic training culture; analysis; establishment 2009年全国体育文化论坛二等奖 第一作者简介 1972- ,男,汉,讲师,北京体育大学博士在读,研究方向为体育教育训练学; Tel:1座机电线,E-mail:jackiehuo@, 联系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信息路48号北京体育大学研究生部506信箱 (100084) 1 运动训练 实践活动 运动训练通常过程 的组织实施 运动专项 制胜规律的发掘 运动员竞技能力提高 并个体全面发展 运动员、教练员以及管理者 主体性与社会性的辩证统一 运动训练实践与理论相互促进 不同项目制胜规律的文化审视 共性中求进步,差异中求超越 运动训练的基本功能 实践与教育的养成作用 夺取锦标 运动员 全面发展 一般形式文化教育 运动 训练 发展竞技体育修养 一般形式 文化教育 运动员 全面发展 夺取锦标 运动训练

  2021年湘教版数学九年级下册4.1《随机事件与可能性》同步练习卷(含答案).doc

  初中地理 粤人课标版 七年级上册《人类的聚居地——聚落》课件.pptx

  部编版二年级语文上册《敕勒歌(3)》PPT课件(2022年-2023年).ppt

  2021年湘教版数学九年级下册2.3《垂径定理》同步练习卷(含答案).doc

  2021年湘教版数学九年级下册3.1《投影》同步练习卷(含答案).do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