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网-西安双益管道疏通安装有限公司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体育文化

中国传统民俗体育运动项目(二)

  ;月令》:『天子乃命将帅讲武习射御、角力

  ;月令》:『天子乃命将帅讲武习射御、角力。』在秦汉时的角觝不作为体育项目,而归于百戏一类。唐《因话录》载:『文宗将有事南郊,礼前,有司进相扑人。上曰:我方清斋,岂合观此事!左右曰:旧例皆有,已在门外祗候。』可见唐代相扑久已有之。巴黎藏敦煌唐代写经上画有两个赤身着犊鼻裤者相扑的形象,可为形象佐证。宋代《东京梦华录》及《梦粱录》载:宋代宫廷御用之相扑手,乃御前卫队左右军士,名为『内等子』。市井职业相扑手,则皆有名号。胜者受赏物品有:旗帐、银杯、彩缎、锦袄、官会(钞票)、马匹等;『须择诸道州郡膂力高强、天下无对者,方可夺其赏。』亦有以相扑设擂,如《水浒传》中所描写者。故我国职业相扑,要早于日本(十六世纪日本出现职业相扑)。北宋还有『小儿相扑、乔相扑』。更有早于全世界者,南宋景定年间(1260-1264)临安有著名的女相扑手,《梦粱录》记载了她们的名字:赛关索、嚣三娘、黑四姐等。《简明不列颠百科全书》中相扑始于日本之说,并不正确。因为角力、相扑之类,欧亚许多民族都有,例如蒙古、伊朗、土耳其等,只是规矩有所差异而已。

  探究跳水的起源,我们可以追溯到遥远的古代。跳水与潜水是伴随着游泳技能的发展而产生的,它是游泳活动的一个辅助动作。要游泳,就要下水,走人水中或跳入水中的动作可能同时产生,当人们从岸边或船上跳入水中时,跳水的动作就产生了。这种跳跃入水的动作是跳水运动最初的开端。随着渔猎生活的需要,古代人在不同的情况下多次重复这一动作,逐步形成了一种跳水与潜水的技能。后来,在游泳技术不断提高的同时,人们不仅创造了各种游泳姿势,而且发明了水上游戏的各种形式,如抽水、踩水和投水等。投水就是我国民间流行的“扎猛子”,是跳水的一种姿势。

  在我国的古代典籍中关于跳水的最早记载,出现在《晋书·周处传》中,书中所说的“(周)处投水搏蛟……”,即指周处投水与蛟龙搏斗,他所采取的就是“投水”这一跳水动作。

  到了公元12世纪初的宋代,我国出现了另一种跳水活动,即“水秋千”。由于表演者是在将秋千荡到高空的一瞬间再突然从秋千上跳入水中,使秋千起了一种活动跳台的作用,因而难度极大,这不仅需要技巧,而且需要勇气。反映宋代都城对京(今河南开封市)生活风俗的《东京梦华录》一书,对当时水秋千跳水竞赛作了详尽的记载和生动的描述。该书《驾幸临水殿观争标锡宴》记日:“有两画船,上立秋千,船尾百戏人上竿,左右军院虞侯监教鼓笛相和。又一人上蹴秋千,将平架,筋斗掷身人水,谓‘水秋千’”。这里记载的是宋徽宗赵佶(1082-1135年)在水殿观看水秋千表演的情景。当时,水殿里停泊着两只彩船,船头立着秋千,船尾有人作各种杂技表演,禁卫军官兵击鼓吹笛助兴。其中一人登上秋千,高高荡起,当身体与秋千的横架接行时,突然从秋千上腾空而起,在空中翻跃筋头,最后跳入水中,这实是一种别开生面的跳水表演。

  明清时期,随着每年进行的各种规模的水上活动的开展,在江南多湖地区,有关的跳水活动还与游泳一起进行。特别是浙江西湖一带,在“水百戏”等水上活动中,跳水游戏还是其中的项目之一。但这类跳水,始终是一种民间水上活动。直到20世纪3O年代,现代跳水运动才在我国逐渐兴起。

  六博,又作陆博,是一种掷采行棋角胜的古老棋戏。六博的出现,比中国象棋要早得多,大约在春秋时期就已经存在了,到了战国时期已相当流行。楚辞《招魂》中有明确的记载,反映出战国前后在荆楚一带已流行着六博棋。《史记·苏秦列传》在描写齐国都城临淄繁荣的景况时,也提到当地许多人在做“斗鸡走狗,六博蹋鞠”的活动。这些记述表明六博棋在当时已相当普及了,六博在秦汉时期得到广泛的传播,并成为宫廷和民间喜闻乐见的棋戏之一。晋人葛洪在《西京杂记》中曾记载了这样一件事:“许博昌,安陵人也,善陆博,窦婴好之,常与居处。”其间,许博昌创编了一套六博棋的游戏口诀,使得“三辅儿童皆诵之”。后来,“又作《六博经》一篇,今传世之”。这里向我们展示了当时民间对六博戏的喜好,以至连京师周围的小孩子都能顺口而歌六博诀。而《六博经》的出现,则是汉代六博发展的又一显证。

  当时六博棋的盛况,在考古资料中有着较多的反映。湖北荆州纪城一号墓曾出土战国中期的木胎髹黑漆六博盘,湖北云梦睡虎地11号秦墓中曾发现了六博棋局,其博局接近方形,长32厘米、宽29厘米、高2厘米。局面阴刻道纹、方框和4个圆点。同出漆黑的棋子12颗,6颗为长方形,另6颗为方形,并有用半边细竹管填以金属粉制成的长约23.5厘米的署6根。这副博局,可以使我们对春秋战国以来的六博棋有更为完整的认识。在汉代的画像石、画像砖以及铜镜纹饰中,也有许多反映当时六博的图案。如四川成都市郊出土的《仙人六博》画像砖,图中两仙人肩披羽饰,相对博弈。背景上有仙草、凤鸟为陪衬。这类“仙人六博”,是汉画中的常见题材,它与曹植《仙人篇》“仙人揽六箸,对博太山隅”以及南朝陈张正见《神仙篇》中的“已见玉女笑投壶,复睹仙童欣六博”等文字正相吻合,人们把玩六博看成是神仙过的日子,可见六博这一棋类活动在当时的影响之深。

  由以上资料可以看出,一套完整的六博棋,应包括棋局、棋子、鱼、箸,另外还有博筹,用于记录对博者的输赢情况。有关这类博的形象资料,见于河南灵宝东汉墓出土的一套绿釉博棋俑。在一张坐榻上置长方盘,盘的半边摆有6根长条形算筹,另半边置方形博局。博局上每边有6枚方形棋子,中间有二枚圆形的“鱼”。坐榻两旁跪坐二俑对局,左边一人双手向上前举,似乎在拍手叫好,右边一人两手摊开,形象逼真。

  六博最初是一种带有比赛性质的体育活动,后来逐渐发展成一种手段。这样一来,失去了大众的六博在汉代以后逐渐呈衰势,进入晋代后便销声匿迹了。在国外,随着汉代“丝绸之路”的开辟,六博也传了出去。东晋、十六国时已传至印度。不过,在隋唐以后,传至国外的六博也逐地消失了。

  双陆,在古代又叫“握塑”、“长行”,另外还有“波罗塞戏”的别名,也是中国古代的一种棋类活动。关于双陆在中国的出现,有着多种说法。《事物纪原》一书说,三国时曹魏“陈思王曹子建制双陆,置骰子二”;而《山樵暇语》则认为“双陆出天竺(今印度)……其流入中国则自曹植始之也”。上述二种看法虽在双陆的起源方面相异,但均以汉魏之际作为在中国出现的始发点,表明双陆这一棋戏于三国时已在中国流行了。宋人洪遵著有《谱双》一书,其中将双陆分为北双陆、南双陆、大食双陆、真腊双陆等多种制式,其棋盘刻线均不相同。从这一点来分析,双陆当是舶来之品。传人日久,才化入民族文化之中,成为中国古代的棋类家族的一员。

  双陆传入中国后,流行于曹魏,盛于南北朝、隋、唐以迄宋、元时期。但隋以前的史籍中,谈及双陆者鲜见,到了唐朝,记载才多起来。在日本,现存有一部叫做《双陆锦囊钞》的书,书中简地述说了双陆的玩法。日本的双陆是唐朝时传入的,因此,其格式和行棋方法完全照搬唐式。根据书中所述,一套双陆主要包括棋盘,黑白棋子各15枚,骰子2枚。其中棋盘上面刻有对等的12竖线;骰子呈六面体,分别刻有从一到六的数值。玩时,首先掷出二骰,骰子顶面所显示的值是几,便行进几步。先将全部己方15枚棋子走进最后的6条刻线以内者,即获全胜。由于这种棋戏进退幅度大,胜负转换易,因而带有极强的趣味性和偶然性。

  宋代,双陆在各地更为普及。当时,北方的酒楼茶馆里,往往设有双陆盘,供人们边品茶边玩双陆。这时的双陆形制与打法和唐代差别不大,宋末元初人陈元靓在《事林广记》一书中曾封人了当时流行的“打双陆图”,对双陆的格式、布局有着形象的表现。1974年,辽宁法库县叶茂台7号辽墓中出土了一副双陆棋具。其棋盘长52.8厘米,宽25。4厘米,左右两个长边各以骨片嵌制了12个圆型的“路”标和一个新月型的“门”标。棋子为尖顶平底,中有束腰,高4.6厘米、底径2.5厘米,共30枚,一半为白子,一半施黑漆为黑子。两枚骰子出土时已朽。这副双陆棋具与《事林广记》中的“打双陆图”形制相一致,反映出当时北方的契丹人中也盛行双陆活动。

  双陆在元代属于一种“才子型”的游戏,为文人及风流子弟所喜爱,像诗人柳贯、曲家周德清、戏剧家关汉卿等均有咏颂双陆的佳作传世。及至明、清,双陆仍在上层贵族及仕女中间流传,不过已略呈衰势。在《金瓶梅》、《镜花缘》及《风筝误》等小说、剧本中尚有提及。大概是由于象棋的盛行,双陆这一在中国古代流行了二千余年的棋戏便逐渐地不那么时兴了,以致最终失传。

  龙舟竞渡是大半个中国和东南亚等地流行的历史悠久的水上传统体育活动。它不仅有着丰富的社会内容,而且还有着多彩的活动形式,其规模之大,参加人数之众,在传统的体育项目中是很突出的。

  关于龙舟竞渡的起源有多种说法。相传,我国古代伟大的爱国诗人屈原,是战国时楚国的一位对祖国忠心耿耿的大夫,因为刚直不阿,不肯与朝廷国的昏君贪宫同流合污,被放逐到汨罗江。泰昭王二十九年(公元前278年),秦国大将白起率兵攻人楚国的都城郢,屈原悲痛欲绝,他不忍心看到自己的祖国被奏国灭亡,就在五月五日这一天投汨罗江而死。当地的渔民闻讯急忙划船去救他,然而没有找到他的尸体。这种划船活动一直相沿下来,逐渐成为习俗。每年的这个时候,正是农历的端阳节,人们就聚集在江边、湖畔,举行划船比赛戾纪念这位伟大的爱国者。此外,还有一种传说,认为是为了纪念春秋时期吴国的有功之臣伍子胥。《吴越春秋》说伍子胥团忠受谗,死后弃尸水中而成为水神,人们便以赛船来怀念他。在《越地传》一书中,还把龙舟竟渡的起源归于越王勾践。

  以上三种说法,或是为了纪念历史上的忠臣而给予的附会,或是因竟渡流行的区域而与历史上某位名人相结合。实际上,龙舟竟渡活动的起源远较三者为古,其起始应与我国南方多水的自然环境有关。因为操舟捕鱼一类的活动,在这种地区的居民生活中,占有重要的地位,而竞渡只不过是他们水上生活的演习而已。

  最初,“竞渡”之舟只是一般的小舟,直到西周,开始出现了舟与龙神崇拜结合的产物——龙舟。晋太康二年(281年)在魏襄王古墓中发现的《穆天子传》一书中,就有“天子乘鸟舟、龙舟,浮于大沼”的记载。在浙江鄞县出土的春秋时期的一件青铜锁上,就刻有时人进行龙舟竞渡的图案。而在我国西南地区和东南亚各国发现的。时代约当战国中期至东汉的石寨山式铜鼓上,所饰“竞渡”纹更为常见。这些纹饰中船的首尾,往往装饰成鸟尾(或龙首)形象,船上的人皆头戴羽冠,前后排成一行,作相同的划船动作,表现的场面隆重而又热烈。反映出这时的“竞渡”活动已相当普及了。

  秦汉魏晋以后,以“竞渡”为主的划船活动常见于当时的民间,并在一特定的时间进行。不过,在唐以前还没有统一的日子,有的在四月,有的在八月。大约自唐以后,才统一于五月端午节举行。到了五代,竟渡之风愈盛,不但民间组织,官方也大力提倡。当时,各郡、县、村社每年都组织龙舟竞渡活动。一到端午日,官府即赐给竞渡组织者绸缎,并为龙舟比赛设置锦标,就是在终点竖一竹竿,竿头上悬锦彩,竞渡优胜者夺到锦彩就称为夺标。这样一来,龙舟竞渡活动就成为了一项激烈争夺、扣人心弦的体育比赛,而这种夺标赛就是以后体育比赛中“锦标”的由来。

  宋元时期的竞渡活动也比较活跃,一些帝王为练水军并进行娱乐,也鼓励划船竞渡。来画家李篙所绘《中天戏水图》,就对当时都城的龙舟竞渡游戏活动作了形象的描绘。民间的端午竞渡也十分活跃,时人黄公绍在《端午竞渡摆歌十首》中,为我们勾画了一幅生动的龙舟比赛图:“看龙舟,看龙舟,西堤未计水悠悠。一片笙歌催啼晚,忽然鼓摆起中流。”“擢如飞,擢如飞,水中万鼓起潜螭,最是玉莲堂上好,跃来夺锦看吴儿。”

  明、清时期,每年的龙舟竞渡比赛活动仍以南方水乡为盛。与此同时,明清的宫廷也仿效这一习俗在西苑搞龙舟赛。明代万历间宫中太监刘若愚在他所著的《明宫史》中,曾记载有五月端午日皇帝临西苑,参加“斗龙舟、划船”活动的情形。清宫沿袭明宫旧事,仍于西苑龙舟竟渡,“中流九龙舟,谁肯相参差”的诗句,就是清高宗在观看西苑龙舟竞渡之后留下的著名咏唱。

  龙舟竟渡,作为一种传统的娱乐项自,初当为南方水网地区的一种水上活动。后来,随着北方都市的增多而流传于黄河流域。在我国和东南亚各国,它一直流传到近代和现代、不过,随着社会的发展,龙舟竞渡习俗也发生了变化。过去那种龙舟竟渡是为了娱神、禳灾的观念逐渐淡漠并消失。龙舟上“龙”的神灵地位早已动摇。近几年来,我国各地的龙舟竞渡活动更为兴盛。在老挝和柬埔寨等国,赛龙舟还伴随着泼水节一起举行。

  在中国古代体育活动中,还有一类是依据民俗节令的带有规律性的变化而逐渐产生发展起来的体育活动。这一类体育形式的运动特点与民俗节令之间的变化有着必然的对应关系。也就是说,一定的体育活动形式,总是出现在一定的民俗节令之中;与此同时,体育活动形式在一定的民俗节令中,还往往有着十分集中的表现。诸如在春节、元宵、清明、端午、七夕等节日中,中国古人总是要进行大量的体育活动,尽情地玩乐嬉戏。在本身的发展中,由于某些体育活动的日期不断地重复,以致逐渐演化成为一种特殊的节日——体育游戏节,使民俗节令体育活动更加具有相当的普及性;还有一点,就是民俗节令体谓是一种休闲娱乐性的活动形式,由于它多在民俗节令期间于人们休闲之际进行,因而能使人们在劳动之余,在一张一弛、一劳一逸的转换中开展体育运动和增进身心健康。

  在我国古代盛行的民俗节令体育形式中,其中较具特的项目有拔河、秋千、踏青、登高、高跷、放爆竹、元宵观灯、跑旱船、舞龙等。许多项目在古代还极盛一时,如拔河活动在唐代曾达到了空前未有的规模。唐玄宗时,为了“以求岁稔”,更为了“耀武于外”,曾举行了一次盛大的拔河比赛。其参加者千余人,呼声动地,观看者莫不惊骇。当时的进上薛胜为此写下了著名的《拔河赋》,绘声绘地描写了这次盛大的拔河活动,体现了唐王朝泱泱大国的风采。有些项目,在历史的发展过程中,还演化出了多种形式。如流行于清明节期间的秋千,由于本身的变化,后来出现了荡秋千、车轮秋和担子秋形式。其中荡秋千就是平常我们所常见的秋千,即“植术为架,上系两绳,下拴横板,人立于板上”作钟摆一样的来回摆荡;而车轮秋包括了“磨秋”、“观音秋”、“纺车秋”等,但都属于车轮秋。它是“植大木于地,上安车轮状圆轮,在呈辐射状横木上,系绳于下,以架坐板。”坐秋千的人用脚蹬地使车轮旋转,然后悬空转动;10至于担子秋,也叫二人秋,“竖长柱,设横木于上,左右各坐一个,以互落互起而飞旋不停,”类似跷跷板的游戏。秋千运动形式流传较广,除了汉族地区,还普见于少数民族的节日活动中。

  中国古代体育史上这些通过民俗节令而发展起来的体育活动形式,由于它形成的历史背景和环境的影响,使其本身具有较强的生命力。当代,经过历史的洗练而流传下来的许多带有民俗节令特点的体育活动,仍拥有众多的参与者。而且多数已突破了民俗节令的限制,遍及于不同的季节。它们既保持着古朴的民俗节令的神韵,又闪耀着新时代的光彩,正日益成为全民健身活动的重要形式。

  阳春女儿笑语喧,绿杨影里荡秋千。身轻裙薄凌空舞,疑是嫦娥下九天。《荆楚岁时记》载:『正月…… 又为打球、秋千之戏。』注:《古今艺术图》云:『秋千本北方山戎之战,以习轻戏者;后中国女子学之。乃以踩绳悬木立架,士女炫服,坐立其上推引之,名曰秋千。』唐王建《秋千词》:『身轻裙薄易生力,双手向空如鸟翼。下来立足重系衣,复畏斜风高不得。旁人送上那足贵,终赌鸣珰斗自起。回回若与高树齐,头上宝钗从堕地。眼前争胜难为休,足踏平地看始愁。』《析津志》云:『辽俗最重清明,上自内苑,下至士庶,俱立秋千架,日以嬉戏为乐。自前明以来,此风久革,不复有半仙之戏矣。』

  垂杨金堤翠幕连,健儿走马射堂前。国家尚武多才俊,方显干城诸英贤。孟浩然诗《上巳洛中寄王九迥》:『斗鸡寒食下,走马射堂前。』

  ·郑风》有一首民歌《溱洧》,其中说:一对青年男女,要到溱洧二河边上去看集会,他们相互逗笑,并赠送芍药。高亨《

  今注》说:『郑国风俗,每逢春季的一个节日(旧说是夏历三月初三的上巳节),在溱洧二河的边上,举行一个盛大的集会,男男女女人山人海地来游玩。这首诗正是叙写这个集会。』实际上,郑国的上巳节是我们已知的最早的情人节。后来才移到七月七日。

  正月十五日是一年中第一个月圆之夜,故称『元宵』。道家以正月十五日为上元节。早在汉代已有庆贺元宵之俗,至唐规模更为盛大。苏味道的《正月十五日夜》诗:『火树银花合,星桥铁锁开。暗尘随马去,明月逐人来。游伎皆浓李,行歌尽落梅。金吾不禁夜,玉漏莫相催。』成为元宵

  典之作。唐睿宗时元夕作灯树高二十丈,燃灯五万盏,号为『火树』。『金吾不禁夜』是说京城破例取消夜间戒严,允许市民逛灯三整夜,又称『放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