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网-西安双益管道疏通安装有限公司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体育文化

东西问北京冬奥能给中国带来什么?

  随着开幕倒计时跨过100天大关,北京冬奥会氛围愈发浓厚

  随着开幕倒计时跨过100天大关,北京冬奥会氛围愈发浓厚。兼具竞技性、趣味性和时尚感的冰雪运动,随“北冰南展、东扩西进”脚步,风靡大江南北。

  在中国滑冰协会主席李琰看来,随着北京冬奥会的申办和成功举办,冬季运动在中国迎来百年不遇的发展契机。她希望滑冰运动能参与到改造中国孩子健康基因的工作中去,给思想和身体都带来积极变化,这也正是体育教育宗旨所在。

  李琰是中国第一代短道速滑运动员的杰出代表。1988年卡尔加里冬奥会,她曾于表演赛摘金,在短道速滑正式设项后的阿尔贝维尔冬奥会获得亚军,为中国实现短道奖牌“零的突破”。

  退役后她曾在欧美多地执教,2006年担任中国短道速滑队总教练。李琰带队五战冬奥成绩卓然,培养的弟子摘得8金。担任中国滑冰协会主席后,她致力于滑冰运动的推广和体教融合实践,厚植冰雪运动根基。

  中新社记者:冰雪运动和依托运动产生的冰雪文化,能否被认为来源于西方?初代中国冬季项目运动员是如何探索的?

  李琰:只要有冰雪的地方,冰雪运动与生俱来。从北美、欧洲,到中国东北和新疆,不论是渔猎还是生活需要,冰雪运动都是自发形成的生活方式。认为冰雪运动文化来源于西方,这种观点有失偏颇。

  几千年前,新疆阿勒泰的先民就已经用雪板滑雪。不过从竞技体育角度来说,以中国滑冰协会负责的速度滑冰和短道速滑为例,我们参与奥运的时间并不长。从1924年首届算起,冬奥已走过近百年历程,中国第一次参加则是在1980年。

  但在此之前,从上世纪五十年代,中国速度滑冰就已经有了很好的发展。1963年,罗致焕在速滑世锦赛上夺得男子1500米冠军,为中国赢得首枚冰雪运动世界大赛金牌。

  王金玉是第一位在国际比赛夺冠的中国速滑运动员,我小时候听过他的一个故事。王金玉当年上课不坐凳子,一直用半蹲姿势听课——为锻炼腿部肌肉力量。老一代中国冰雪人凭借热爱和韧性,一步步取得成绩,优秀作风刻入骨髓。

  中新社记者:一代代滑冰人为项目发展、突破和保持领先,进行了怎样的探索和尝试?在这其中如何吸收、利用外国先进经验,又是如何“本土化”,转化为中国健儿的战斗力?

  李琰:当年在东北,冰场都在室外,冬天冷到鞋带都解不开,条件艰苦,经验缺乏。但就是这些体育老师培养出中国第一批世界冠军。最初几代冰雪人的付出,奠基了日后的成长。

  短道速滑起源于速度滑冰,我就是练速滑出身,中国第一批教练员也来自速滑。1980年,日本短道速滑来中国友好交流,运动员在冰上示范,我当时就在板墙旁边趴着看。那时起,短道速滑才真正在国内设项,但对项目认识不深,训练中没有前路可循。

  从1980年设项到1988年冬奥表演赛金牌,中国短道成绩突飞猛进。在辛庆山教练带领下,短道人继承了前辈刻苦努力的传统。同时也和国外保持密切交流,在日本长期训练帮助非常大。几年间我们从什么都不知道,到1985年大运会夺冠、1987年超世界纪录,这个项目愈发受到重视。

  我们有很多热爱滑冰的孩子,当时校际基层比赛很多。通过人才通道把优秀运动员集中起来,邀请国外教练交流。这种交流非常重要,我们要学习先进理念、包括执教理念,用别人的知识帮助自己。短道速滑短时间崛起,就是因为找对了路径。竞技体育讲究路径,路对了就不怕远。

  中新社记者:结合您当年在欧美执教、生活的经历来看,欧美国家如何孕育并形成浓厚的冬季运动文化?对中国冰雪文化、乃至体育文化的培育有何借鉴意义?

  李琰:我出国后直观感受就是,发展模式大为不同。国外更多以兴趣为纽带,小社团、俱乐部是初级阶段,取得成绩后会一步步设定更高目标,热爱的驱动让运动员更自律。当然,同样要承受艰苦训练,才能走向国际赛场。

  当时国内主要由几个冬季项目开展比较好的省份来支撑,苗子靠选材、人才输送靠专业体系。当然,不能因此自我否定,毕竟中国冬季运动从一穷二白起步,而欧美体系已经拥有上百年历史传承。

  在欧美,冬季运动是百姓生活的一部分,融入日常娱乐。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我们都还在摸索中前行。随着民众生活水平极大提高,对体育的参与和热爱越来越多,中国如今正在迎头赶上。运动成为百姓追求幸福生活的一大诉求,“生活的一部分”应运而生。

  以中国滑冰协会为例,我们建立起人才培养体系,包括全国中小学生滑冰比赛、“夏轮冬冰”、专业比赛等在内的赛事体系,以及“三亿有我·滑起来”的活动体系。透过三大体系,在训练标准化、安全有序同时,滑冰也越来越贴近百姓。

  中新社记者:从滑冰协会掌门人视角观察,以北京冬奥会为契机,冬季运动在国内开展前景如何?对未来发展有何期待?

  李琰:北京成功申办冬奥会之后,无论是从政策、基础设施,还是“带动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理念,冬季运动迎来快速发展契机。原来只有东北的孩子接触冰雪比较多,现在包括南方在内,各地的孩子都能接触,这是很好的起点。

  冬奥会后,中国人无疑会更热爱冰雪运动。2035年中国将建成体育强国,竞技项目发展同样需要长期规划,一步一个台阶。未来十几年间,通过三大体系支撑,相信中国滑冰无论参与度还是后备力量,都会有巨大变化。

  冰雪运动的魅力不只是“好看”,更在于参与后会令人着迷。哪怕是你滑一段冰,甚至放个爬犁,强身健体同时会让你感觉很酷、很刺激。我们希望更多人了解和参与,通过家长带孩子、孩子带家长,形成从家庭到社会的健康生活方式。

  我们有一个说法,叫“小协会、大作为”,希望用滑冰参与到改造中国孩子健康基因的工作中去。通过我们搭建的体系,连接起政府和市场,真正为孩子们打通参与滑冰运动的“最后一公里”,这是我们正在为之付出努力的愿景。我期待身边能涌现更多“小明星”,更期待人人都能成为参与者。我相信只要中国冰雪人努力方向对,就不怕路远。

  中新社记者:体育文化是国民文化的重要载体之一。如何让冰雪文化更好地引导、塑造中国体育文化、融入中华文化血脉?

  李琰:国外生活时我注意到,很多地区都有特体育文化,它是在城市发展中慢慢形成的公众生活习惯。中国参与冬奥历程不长,但仍然有很多值得纪念和传承,从老一辈名宿到现在的运动员,都是传递冰雪文化、体育文化的符号。同时我们更希望,更多人尝试冬季运动并爱上它。现在越来越多人正是如此。

  体育的意义不仅是竞技上要有取得第一的能力,更重要的是锻炼过程中对参与者意志品质的磨练,包括面对困难的坚持、心态的成熟等。只要注入敢于挑战的基因,对个人而言是人生阅历的升华,对一个民族就是文化基因的锻造。

  在这个过程中,冰雪运动可以看做是平台和加速器。随着经济发展、社会进步,中国人的视野和生活更加多元,各项冬季运动标准化、科技化、健康化,为我们提供了更多选择。无论从历史还是现实来说,冰雪运动的激情加上中国传统的奋斗精神,这就是一种写照——不论是一个人,还是一个民族,如果出自内心诚挚的热爱去从事一项事业,又有谁能拦得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