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网-西安双益管道疏通安装有限公司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体育精神

云南体育风云人物丨山地车铁血硬汉朱永彪

  朱永彪,云南自行车名宿

  朱永彪,云南自行车名宿。虽然已经退役许久,在中国山地车界却一直流传着关于他的“传说”。运动员时期,这位铁血硬汉是令所有对手退避三舍的“大魔王”,蝉联两届全运会男子山地自行车冠军,功勋卓著。在教练领域,他也是战功赫赫,其麾下大将史庆兰和杨玲拿到了仁川亚运会女子山地自行车冠、亚军。

  朱永彪来自大理祥云,1992年,还不满16岁的他在大理州体育中学开始从事自行车训练,师从教练蒋夏玲。1994年,凭借在云南省第九届运动会上拿到1金1银1铜的亮眼表现,朱永彪于同年底受到省队征召。

  进入强手如林的省队后,朱永彪如鱼得水,找到了施展自己才能的舞台。经过一个冬天的训练,他在1995年初登全国赛场,就在全国公路自行车多日赛的争夺中拿到了总积分第7名的好成绩。1995年底,云南山地自行车队成立,极具潜力的朱永彪成为了云南第一批山地车运动员。可以说,朱永彪作为运动员和教练员,亲历了云南山地自行车从无到有、从有到强的全过程。当时,在中国山地自行车处于领先水平的是辽宁、北京、山东等队,相较于这些在1993年就早早组建了山地自行车队的省份,云南属于后来居上的类型。

  “云南山地车队刚组建时,大家都没有经验,所有的东西都是摸索着来,一边比赛,一边学习,比赛时多看外省的老大哥是怎么骑的,回来自己好好学习总结。”回忆那段艰难的“创业期”,朱永彪感慨万千,“我们当时骑的是3000元左右的车,前叉都没有那种,训练或者比赛结束以后,手上和屁股上全部是伤,可那时大家的训练热情是很高涨的。”

  也许正是那时的艰苦,练就了朱永彪顽强的意志品质,并帮助他养成了勤奋好学、善于动脑筋的良好习惯。经过几年的积累,朱永彪开始在全国比赛中崭露头角,1997年的第八届全国运动会,朱永彪初试牛刀,就在男子山地车越野赛中收获了第二名的好成绩。

  1997年对于朱永彪来说是飞速成长的一年。那一年,享誉全球的公路自行车赛——环法自行车赛进行了创新性的尝试,举办了山地车的环法比赛。朱永彪有幸参与其中,并受益良多。“环法毕竟是有着百年历史的传统赛事,比赛的氛围和后勤保障都是一流的,比赛都是在小镇里进行,比赛氛围非常好,有很多当地人给我们加油,每一个赛段的补给点都会有功能齐全的帐篷,有吃的,有洗澡的地方,也有休息的地方,要是遇到下雨的话,还有洗车的地方。”朱永彪回忆说,“整个比赛的过程中,我一直都在观察,观察老外的骑车技巧、下坡技术,还有对拐弯距离的把控,观察为什么他们骑那么快,而自己却骑得那么累。”那次比赛,参赛选手达到了100多位,朱永彪最终名列70名开外,但他却收获很多。回国以后,朱永彪开始在训练中模仿国外选手的技术动作,在饮食方面也作了改变。“回来以后,我调整了饮食结构,早点不再吃米线、面条,而是一碗牛奶配上几片面包或者一块蛋糕,平时和赛前对肉和碳水化合物的摄入也有了讲究。”

  从那时起,朱永彪迎来了飞速成长期,并开启了“制霸全国”的模式。只要是朱永彪参加的国内比赛,几乎不会让冠军旁落。在竞争异常激烈的全运会赛场,也是如此。2001年,第九届全国运动会在深圳举行,在山地自行车赛场上,朱永彪成为了当之无愧的主角。“那时候,我的训练状态和对情绪的把控已经非常成熟了,我是那种见不得别人在我前面的运动员,发车以后一股脑往前冲。干就完了,不需要什么战术,靠硬实力。”回忆20年前这场横扫千军的比赛时,朱永彪如是说。朱永彪运动员时期经常被大家提到的就是他在比赛场上的霸气,这个词听起来很酷,却很抽象,所有的运动员都很向往这样的气质,可却不是所有人都能拥有。

  “优秀的运动员需要一定的霸气,要让对手敬畏你。有时候,可能你的身体也到了极限,但对手因为怕你,在比赛中不敢超你,只敢跟着你。”朱永彪身上的霸气,除了有硬实力作保障,也与他在比赛中豁得出去的拼命劲头有关系。他坦言:“我是人,对手也是人,比赛中如果我拼到了吐血,那么对手的消耗肯定也一样不会小。”朱永彪这样的对手,又怎么不令人胆寒呢?

  在体育领域有这样一条大家默认的定律,夺冠军难,保冠军更难。在第九届全国运动会夺冠后,朱永彪的技术以及心智都更加成熟。2002年的釜山亚运会,他在男子山地车越野赛上一举斩获亚军,叱咤一时。但谁也没想到的是,在南京全运会即将到来之时,朱永彪却遭遇了职业生涯最大的坎坷。2005年5月,全国山地自行车锦标赛在包头举行,朱永彪在赛前训练时胸椎第7节和第8节骨折,遭遇差点终结运动员生涯并有可能导致瘫痪的重伤。

  这时,距离第九届全国运动会拉开战幕只有5个月的时间,对于普通人来说,这5个月能够恢复正常生活已属不易,但朱永彪要做到的是重返赛场,并且剑指冠军,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在病床上静卧了40余天便匆匆下床的朱永彪,争分夺秒开始了康复之路。“特别感谢曾经创造过女子标枪亚洲纪录的云南著名运动员李宝莲大姐,她来探病时对我说的话非常受用,她说,‘你现在是练心的时候。’而我确实也是这么做的。”朱永彪有了几个月的时间静下心来,回首过去几年自己走过的路,那个心高气傲的少年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心态平稳的成熟悍将。与心态的调整同时进行的还有伤病的康复,“在大家的关心与鼓励下,在呈贡体育训练基地医生的帮助下,我一步一步站了起来。”

  靠着超乎常人的付出,29岁的朱永彪出现在了南京,站上了第十届全国全运会的赛场,他的出现让所有人大吃一惊。

  “从受伤那天到全运会的决赛打响,刚好5个月,再度站上赛场,看到昔日的对手,我的内心非常平静。”虽然当时朱永彪只恢复了受伤前80%的水平,可还是凭着在赛场上那股狠劲,他还是在比赛中笑到了最后,顺利蝉联全运会冠军。“再次夺冠,我有完全不同的两种感觉,九运会时只有喜悦,但十运会夺冠后,我的内心很平静。”他说。

  退役后,朱永彪走上了教练岗位,于2009年全运会后开始担任云南山地车队教练,史庆兰、杨玲和童卫松都出自他的门下。此后,朱永彪带领史庆兰复刻了自己运动员时期的出战绩,横扫国内赛场,拿到伦敦奥运会的参赛资格。此外史庆兰、杨玲更是在2014年的仁川亚运会山地自行车女子越野赛中包揽冠、亚军。他们的出表现,应验了“强将手下无弱兵”这句老话。

  云南山地自行车的优良传统,就这样被一代又一代的优秀运动员传承了下来,从蝉联全运会冠军的朱永彪到问鼎亚运会冠军的史庆兰,从在天津全运会上赢得男子个人越野赛冠军的吕先景,到在陕西全运会夺金的伍志帆,云南山地自行车选手一直是站在国内乃至亚洲的前列。

  而曾经开创云南山地车历史的朱永彪,又迎来了新的挑战,他在2019年成为了云南场地自行车场地短距离组的主教练。“云南地处高原,运动员的耐力比较好,无论是自行车还是田径,我们都是以耐力型项目为主,但我还是想挑战一下自己。”朱永彪说,“云南的场地自行车短距离项目落后其他省20年左右的时间,但我想只要找准了项目规律,找对了训练方法,肯定会好起来的。”

  经过两年半的努力,朱永彪麾下有9名短距离队员拿到了上个月刚刚结束的第十四届全运会决赛圈的门票,他们的登场创造了云南场地自行车短距离项目的历史。

  对于未来,朱永彪有着更大的“野心”。中国场地自行车女子短距离项目的选手近年来在世界赛场闯出了名堂,上海选手钟天使在里约奥运会以及东京奥运会上分别搭档宫金杰、鲍珊菊蝉联了女子团体竞速赛的冠军,朱永彪的心愿,就是希望未来能够培养出属于云南的场地自行车短距离项目世界冠军。